忆旧愿依旧

这里小愿&愿er,咸鱼文手,文风沙雕,不规则跳坑&入坑。

【药鱼】 蝶语

脑洞产物√
半架空√
废话超多x
高举药鱼大旗√
可能会崩√
come~来做文言文阅读吧x
以上

  秦地有医,名曰秦缓,医术过人,与民为善,得一方乡民交口称赞。
  一日,秦医采药山中,迷途山林,不复得路。迷途至晌午,遇一蓝蝶为蛛网所困,救之。傍晚寻得一潭,与蝶就潭边树寝。
  翌日,秦医醒,已出山,不见蓝蝶影。
  归乡,日复寻常,但每日晨曦,秦医总见些许药材至自己门前。寻乡人问之,乡人皆说,非我为也。
  秦医诊病之隙,余光扫过窗沿,见得一蓝蝶飞过窗沿,似曾救之蝶。又想那日日送药之人,秦医心下了然。故写信致谢,至于门前。
  翌日,门前药材一如寻常,却多一信。为蓝蝶所书,字迹娟秀端庄。
  信述:吾名庄周,字子休,乃山间蝶妖。感秦医救命之恩,奈何人妖殊途,无以为报,日送些许药材以报秦医救命之恩。望秦医莫嫌。
  得信,秦医喜,诊病空隙予以回信,一来二去,一人一妖逐渐熟络,成无话不谈之友。
  乡来巡抚,至秦地,水土不服,病。寻秦医诊治,病好。得巡抚举荐,保其入京为御医。
  秦医踟蹰未应,归家,述事以信,白蝶妖。信述:如若入京,便再无同汝畅谈之机会,颇为不舍。
  蝶妖回信,劝其入京,飞黄腾达。待其名声大噪,自会入京拜访。
  秦医便作应,入京为御医。一年之期,秦医凭自身医术,得多位高官赞誉。奈何京城乃凶险之地,同僚妒其医术高超,便使奸计,害其入狱。
  蝶妖得知秦医名声大噪,赶往京城,四处打听,却得秦医遭诬入狱之事。
  蝶妖得牢狱之所,变为蓝蝶,从囚窗入,妖术迷狱卒及一众囚犯,落于秦医面前。
  秦医见蝶,大惊,又苦笑道。
“未曾想过,吾与入竟然在此相见。”
“若汝未曾出事,吾也不至如此。”
  蓝蝶化形,一袭蓝衣,一头青丝如瀑,五官精致,金眸耀眼,可谓美人。秦医不由得入痴。
  “此乃正式会面,何不重识?吾名庄周,字子休。”蝶妖笑靥如花。
  “秦缓,字越人。”秦医笑曰。
  一月之期,狱件明,秦医释。遂弃官,与蝶妖归。
  归乡,秦医重操旧业,只多一人相随。乡人皆惊,以蝶妖为秦医之妻,和善待之。
  蝶妖感其善念,遂留,同秦医济民,为一方佳话。
  一人一妖,相敬如宾,携手白头。本应如此,却出差池。
  一日,秦医入山采药,蝶妖坐诊铺中。至夜,秦医未归,蝶妖心生忧虑,上山寻人。
  寻至,秦医已奄奄一息,神仙难救。为当年蛛妖所伤。
  蝶妖自废修为,欲救回秦医,奈何已无力回天。
  秦医卒,葬后,乡民相传,秦医之墓上有蓝蝶停留,久久不离。
  期年后,乡民扫墓,焚纸钱之时,见墓上蓝蝶入焰,化为灰烬。

  “子休?子休?”
  “嗯……?”庄周揉了揉惺忪睡眼,抬起头看着环抱自己的扁鹊。
  “看你睡觉眉头紧皱,是做噩梦了么?”扁鹊投去一个关心的目光。
  “唔……不算噩梦吧。梦到自己变成蝴蝶了而已。”庄周重新调整了一下位置,又靠进了扁鹊怀里,嘴角噙着笑容。【这辈子我们可以一起走了。】

备注:写得并不是很流畅,欢迎dalao学霸指正用词つ﹏⊂
秦医获释蝶妖自然是出力了,但我没有细写,因为细节太多完全不知道怎么用文言表达。p(´⌒`。q)
蝶妖没有马上随秦医离去,因秦医无子女亲戚,自然也无人为他守孝。于是蓝蝶君就替他守孝了。“期【jī】年后”就是一年以后,蝶妖守了一年。虽然古代最长守孝应该是三年,但是就算是一年也真的很折磨人啊。(。﹏。)
蓝蝶因为救秦医自废修为,自是不能以人形出现了_(:з」∠)_
另外……文言文……真……难写……_ノ乙(、ン、)_
脑细胞已经死翘翘了。p(´⌒`。q)
其实是想虐的:D
但是身为傻白甜亲妈党我不能做这么绝情的事情对吧。(◕‿◕✿)

评论(9)
热度(30)
©忆旧愿依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