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旧愿依旧

这里小愿&愿er,咸鱼文手,文风沙雕,不规则跳坑&入坑。

圣诞贺文

归国医生鹊x宅男作家庄
可能极度哦哦吸,慎入!
失踪人口回归【大概x】
半年没码字了可能画风崩坏,见谅。

圣诞礼物

庄周是位小有名气的网文写手,擅长古风,但同时也是一位死宅,非常不愿意出门进行社交活动,即是是自己写的书首发签售会,他都会想尽办法以感冒,发烧之类的各种理由搪塞掉。对此,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李大责编表示呵呵。其实庄大作者确实很容易生病,本来体质就不好,再加上是死宅,一到换季降温的时候就很容易被流行感冒俘虏,不得不躺在床上当病号,让他的归国医生男友操心。

秦缓是位留学归国的博士后医生,外科医师。归国后曾收到过多家大医院邀请,但因离家过远而拒绝,在家附近找了家普通医院就职,然后这家医院的外科门诊量暴增,多是慕名而来求诊,秦大医生觉得人太多于是便要求限号,每天限5位,手术限3场,并且时间不能安排在5点之后。庄大作者自然是知道自家男友是为了照顾自己才向领导提要求的,有些过意不去,而且认为这要求有些过分了领导不会批。但是第二天秦大医生五点半回到家跟庄大作家说,领导“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只不过要求他教两个学生而已。据前往探班【真的不是生病去看医生】的庄大作者所述,他男友的专家号难排到要提前一个月预约才可能排上。医院领导见到自己男友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宛如一个行走的“怂”字,还是带抖动的。

坐在电脑前的庄大作家一边抱着自己的马克杯一口口抿着秦大医生吩咐他最近要喝的板蓝根,一边刷着微博,发现自己认识的诸多好友都开始给自己的恋人准备礼物,正疑惑最近是撞上了集体恋爱纪念日吗?然后瞟了一眼日历,发现已然是12月月底,圣诞节快来了。庄周对外国的节日向来是无感的,可是看见一条条的信息刷屏,庄周也在想是不是应该为照顾了自己这么久的男友准备一份礼物,圣诞节什么的,就当送礼物的借口好了。

如此这般打定了主意,庄周马上又头疼了起来,送什么呢?自己的男朋友缺什么吗?相貌英俊,医术精湛,收入可观,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家里物件也是由他一手操办,完全不会让自己操心。也不可能让自己知道缺什么吧。无奈之下只得想到求助好友,于是就向自己责编请教。然后在李责编完全不负责任的一句“把衣服脱干净了然后用红丝带把自己一捆打个蝴蝶结坐在床上等他…….”中面带微笑的挂断了电话。

庄周作为一个考究党,决定先看看圣诞节的由来,历史和风俗,说不定能突然想到什么,然后突然发现了一条特别有趣的传统风俗,嘴角勾起了一丝笑。

圣诞节当天,秦大医生准时起床,给庄周做好早饭的他正端着盘子走到餐桌前,正想去叫庄周起床,却惊讶的发现庄周已经坐在了餐桌边。
“怎么?今天有事要去出版社吗?”秦缓放下早餐,有些疑惑的看着尚在打哈欠的庄周。
“没事就不能早起了吗?”庄周抹去了眼角因打哈欠流出的泪,露出了一个微笑,一手撑头,侧着看向秦缓。
秦缓看见庄周的笑,轻叹了口了气,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径直走开了餐桌,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件厚棉袄,披在了正在吃早餐的庄周身上。“穿上再吃,外面没开暖气,小心感冒。”
“谢谢阿缓关心啦。”
“还不是你太不会照顾自己。”一边这样说着,另一边秦缓起身把客厅的暖气打开了。
庄周套上棉袄,然后默默坚定了晚上要这么做的信念。

待秦缓上班离去,庄周穿上羊毛裤棉袄,裹上围巾,出门体验了没有暖气的室外温度。庄周盘算着早早出门便能在中午回来,中午没有那么冷。然而一出门外面的北风飕飕的刮过,仿佛在打庄周的脸。以至于庄周抱着一堆圣诞装饰物进入家门瞬间,他感觉自己从地狱回到了天堂。再也不想在冬天出门的想法在庄周心里呈指数爆炸式增长。
一回家,庄周便瘫在沙发上待身体暖和,看时间已结2点了便开始装饰他们的家。门上的圣诞花环,窗上的驯鹿拉雪橇贴纸,餐桌边缘红绿色调的彩带,餐桌椅背上的圣诞树贴纸,以及一个悬在餐桌之上的槲寄生。待一切装饰忙完,已临近下午5点,窗外的天已经彻底黑下来,庄周回到自己的电脑桌前,刷着微博,等待恋人回来。

秦大医生向来准时下班,在回家的路上他准备看看自己恋人的新章节,但是却意外的没找到,正疑惑发生了什么让自家从不断更的良心作者断更了,踏入家门之时他便明了了。家中一副充满圣诞气氛的装饰,很简单,但是却不会使人烦躁或者过于冷清。想到恋人今天反常的行为,心下了然却有些不解,毕竟,庄周是不喜欢过外国节日的,这样反而有些奇怪。

庄周听到开门声,知道秦缓回来了,于是悄悄把房间门开了一道缝,准备看恋人的反应。然而开门的嘎吱声把庄周出卖了。
“怎么了?突然对外国人的节日感兴趣了。”秦缓挂起脱下的大衣,笑着望向门缝的方向。
“不过是,看到朋友们都在刷圣诞快乐嘛,然后就想着,过过外国节说不定也不错。”庄周知道自己暴露了,也就大大方方的开门出来了“而且,圣诞节对外国人来说就和我们中国的过年一样,是重要的节日,庆祝一下也不为过嘛。”
“很漂亮的装饰。”秦缓笑着评价恋人的劳动成果。
“是吗?我还以为阿缓你会不喜欢。”庄周的目光飘像别处,希望秦缓没有注意到重点的那个装饰,不然惊喜可能送不出去了。
“没事,我去做饭了,等下做好了叫你,去码字吧今天还没更新吧。”秦缓以为庄周是怕自己不喜欢所以很尴尬,于是便直接“解放”了庄周。然而回到电脑前的庄周却怎么也无法静下心码字。
到了饭点,二人并排而坐,庄周有些忐忑的开口问道:“呐,阿缓,我能吻你吗?”
“嗯?”秦缓突然愣住了,自家的恋人为什么突然会问这种问题?
见得自家恋人愣住的样子,庄周突然明白了什么,叹了口气然后问秦缓。
“阿缓你认得我们餐桌上吊着的是什么吗?”
“槲寄生?”庄周看着秦缓有些迟疑的面色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知道圣诞节有个习俗吗?关于槲寄生的。” 秦缓在外留学时期虽然知道会过圣诞节,但是自己并不参与,而且也真的不了解圣诞节的习俗。便老实的摇了摇头。
“槲寄生下请求接吻不能被拒绝哦。”语毕,庄周带着笑就吻上了秦缓的唇,秦缓因为庄周突然的“袭击”愣住了。温热的唇贴上了另一双微凉的唇。
待秦缓回神便回抱住自己的恋人,加深了这个吻,恶意的夺去了庄周肺里的氧气,似乎要惩罚恋人的突然袭击。待到恋人脸已经因缺氧泛红才松开。松开后恋人的脸更红了,不知道是因为暖气还是害羞。
“阿缓,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秦缓看着怀里的恋人笑着说“以后的圣诞节也一起过吧。”

评论(6)
热度(32)
©忆旧愿依旧 | Powered by LOFTER